Monday, February 25, 2008

功夫灌篮

终于看了周杰伦主演的“功夫灌篮”。
原来还是那么好看。
比起上次的“不能说的。秘密”进步很多。
主题曲依然那么好听。
很多爆笑场面、武打场面等。
周杰伦能文能武、能唱能演、能歌能舞,还能作词作曲。
我好像是把他当神来拜了,可是他毕竟是我的偶像。
从2000直到今天我还是依然那么支持他。
我不算盲目,也不像那些疯狂的粉丝。
只是默默支持他,做我会开心愉快的事。


KUNG FU DUNK!

在马六甲看得电影语言是广东版本。
并没有很大的满足感。
毕竟大多数的演员都说中文。
要是那语言是播放中文版本会好很多。
虽然说大马有几家的电影会放中文版,可我在报纸上看到的都用广东版。
应该听周杰伦说的语言,会更好看。


周杰伦!!

看电影那段时间发生一些事。
今天是和家人一起去看。我请客!
我爸爸要出钱的。我说我现在放假有做工我付吧!


总共有五张!

原本开开心心进去电影院的。
可是坐在我后面的那个人却令我非常气愤。
他坐在我后座,一直说话,然后还一直摇脚。
他那讨厌的臭脚还靠在我椅背,一边摇我的椅子也跟着震。
让我一面看戏一面不爽。
我还暗示他很多次了,头转过了好几次。
他的脚还是摇,嘴还是碎碎念,气得我……
我当时心里想他是神经的吧!买票进来讲电话。
我转过头去看。可是没看到手机,他就在那里一直说话,变得自言自语。

真的是神经的吗?他的脚还是摇个不停。
我真的忍无可忍,我的手很大力打在我的椅背上,他应该是吓倒了,脚不再摇,嘴也不再念。
可是过了不久,又开始自言自语了。还好脚不摇了,可是还是打扰了我看戏的心情。
我转头看到坐在他隔壁的女孩好像很担心似的。可我还是没看清坐在我后面那个人的真面目。
电影最终播放完了,我马上转头看那个讨人厌又没家教的废人。
我一看到他的脸就十分确定他真的是神志有问题的人,怪不得他从电影开始直到结束都在自言自语。好像在电话聊天,可是他手里并没有手机。
从头到尾自言自语,还不是嘻嘻哈哈的。


红箭那个人就是我说的他。

虽然我真得很生气他干扰我看戏。但是当我转过头看到他的样子,知道他是精神有问题的人。顿时,我突然觉得他很可怜。
原来我的转变也很大。从很气很气,看到他后便打从心底觉得他很可怜。
我竟然还会想:他怎么有钱买票进来看戏的啊?
对他的生活感到好奇。
走去取车的路上还看到他。他超越过我,经过我的面前。走路时不时扯扯拉拉衣服,走路也怪怪的。
看到他那他的摩托时还自言自语的。


为什么我要可怜他?
为什么我看到他的那当时立刻可怜他?


24/02/2008
11:34 PM

Friday, February 22, 2008

这星期

时间过得真快啊!昨天是元宵节,新年就这样过了。
时间好像不知不觉过的越来越快。
我每天的生活就是去幼儿园上班、放工、回到家、看戏、上网、睡觉。
另一天又是这样地过。
虽然生活就是这么简单,可是比起上次我自个儿在赛城读书的情况好很多。
不会有低潮,不会胡思乱想。生活过的很悠闲。连blog都有点懒了。

每天在小孩地围绕中过着,感觉很好。
遇到了很多不同性格、不同习惯的小孩,也学会了不少。
原来我对小孩还真有一套的。
看来很多小孩还是觉得我不凶。
我也曾骂过他们啊!也是他们却一点也不觉得有威胁。
其中一位家长说他的小孩告诉他我这个老师一点都不凶。
真让我哭笑不得啊!
为什么以前人家都觉得我很凶?还有“蜂后”这个称号。

成人的世界还真复杂啊!有点难以接受。
原来不久后我也叫成人了。
不知道要怎样形容成人的世界,不说也罢!

说开心的事比较好!
原来我的薪水并不是RM700哦!
而是RM750。哈哈哈!
也许对一些人来说这并没什么好高兴的,750而已嘛!可说是很少了。
但是它比我想象中来的多。

第一次正式到外上班,那时是在一件pharmacy 上班,当时薪水RM600都没有。
那时我在那里做了三个月。这次算是第二次工作。
第一次的interview并不是我现在做的那一件幼儿园。
那里才给我RM550。有点不是很满意。
然后有一天有一个幼教负责人打电话给我要不要幼教这份工作。
我便去interview了。
当时他问我理想的薪水是多少。我说大越是RM600-800之间吧!
看来他对我的答案很满意,很快就录取我了,叫我下个星期马上上班。
第一天上班时她说老板会给我月薪RM700,没有EPF和Socso。
一直到前两天拿到pay advice 时才知道是RM750,还给EPF和Socso。
真的是不抱希望就不会有失望,反而因为一点点的惊喜而感到特别高兴。

对我来说,薪水并不是最重要的。
我做工并不是因为缺钱用,而是想要学习更多。
短短一个月,我还学的不少呢!

Monday, February 18, 2008

周杰伦大马演唱会

决定不去周杰伦大马演唱会了。
我应该不会后悔吧!
还有机会可以去的!
我不行自己后悔的。
决定了的事就不后悔!

Sunday, February 17, 2008

新年。回乡

2月5日 年二十九

早上和往常一样到幼儿园去。
今天并没有上课,而是有儿童派对,就像儿童节那样。
每个小孩都带点零食,四十多个加起来就很多了。
我们老师就分成四十个袋子,然后再分给小朋友。
有好几个学生没来,剩下的就分给老师。
十一点就放学了。每个学生回家后我们就回家。
回到家已经十二点了。
一点多便出发回爸爸的家乡,sitiawan,霹雳。
我们大约五点多就到达目的地。
比预期的还要早很多。
平时车程是需要六个多小时,这次竟然那么快就到达。
应该是因为我们早出发,然后又没有塞车。
晚上出去餐馆吃晚餐。
回到家后爸爸问明天要不要去海边,要的话就要早一点起身。
还以为爸爸只是三分热度。


回去sitiawan的路上。


很多云的一天。


2月6日 年三十

一大早就被爸爸叫醒了,那时才七点。
爸爸说要去海边就赶快起身,没想到爸爸还来真的。
原来我们也不是最早到的,还有人比我们还要早。
他们都在海水里嬉戏了。
太早起身好像还没睡醒,开始时只是玩玩沙、冲冲海水。
爸爸竟然在那里遇见他的朋友,他们便聊起来,沿着沙滩走,越走越远。
玩得有点闷了,看到爸爸从远出走回来,手里拿着不明东西。
爸爸拿着一条小蛇和一只小螃蟹,还吸引了一对从外国深造回来放假的情侣前来看。
爸爸还说远出沙滩那里还有更多这些东西,还有人在捕鱼。
一路上也看到很多螃蟹啊、寄生物等。
然后我们去看一对印度夫妇在捕鱼。
我们一边看一边跟他们聊天,旁边很多人也跟着来凑热闹。


海水冲在脚上,感觉很爽。


kupang。


小螃蟹。


小螃蟹和小蛇。


kupang。


寄生物。


黄色的螃蟹。


比较大只的螃蟹。


小鱼。


默默沙滩的海水。


挖取kupang。


鱿鱼。sotong。


望了我爸爸在做什么。


渔夫的收获。





我的弟弟。


好奇怪的生物。


爸爸和弟弟学捕鱼。





海边的风景。








2月7日 正月初一

今早是在甜美的梦中被叫醒的。
大年初一婆婆要到教堂礼拜。
昨天她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礼拜,我答应了。
要是以前的我一定会一口拒绝。
我是个宗教自由的人,佛教也不是,基督教也不是,伊斯兰教更不用说了。
小时候不太会想,大了觉得陪陪老人家是应该的。
即使是我母亲也一样。现在她要去哪我就会陪她去,让她一个人去好像不太放心。
我知道,我是想太多了。
去教堂之前先吃红酒面线。
这是福州人的传统习俗。
大年初一就要吃红酒面线,喝鸡汤。
面线代表长寿。初一吃面线表示能够长寿,一家团圆,平平安安的。


帅!

2月8日 初二

这里的天气真的是热的把我烘烤成烧猪了。
几天来都是晴天,太阳高高热热烈烈的挂在天空,冲凉后又流汗。
今天要去亲友家拜年。
其实是我爸爸的亲友吧!我跟他们都不熟。
他们聊他们的,我只坐在一边听一点看一点。
一家又一家地去拜年,说一样的话题,谈一样的天。
一共走了六家,还好他们的家都在附近的。
一大早起身去拜年,去六间家拜年,回到婆婆家时都已经三点多了。
休息一下就要到餐馆吃晚餐。
这几天来都在餐馆吃晚餐,也是为了方便。
每一年的年初二都会到外面吃晚餐。
那是因为要庆祝公公婆婆的生日,他们俩的生日大概是这个时候,农历新年的这段时间,相差几天。
往常都会请好几座的亲朋戚友的,今年并没有。
都是看我婆婆的高兴。她要怎样就怎样吧!我也不会有太多的意见。


我和妹妹。


我的儿子!哈哈哈。他是我的堂弟,Sky。好可爱哦!!


我另一个表弟,Gary。








椰子椰子。c-o-c-o-n-u-t!
p/s: peyyein, you saw?? hahaha...













2月9日 初三

终于要回家了。
今年还呆了真就,不知不觉就第五天了。
没有所谓的不舍,是很正常的。
一年见不了几次面,婆孙的感情也不会很亲。
就这样过了五天,好像有点快,比往常快很多。
难道人长越大会发觉时间过得很快?
回到自己家时都已经快四点,高速公路不会很塞车。
阿姨打电话给妈妈叫我们下去她的家。
除了三姨每个阿姨都在她的家,她们叫妈妈去见面面,爸爸就打麻将。
还以为回到家可以好好休息一场,怎么知道坐都还没坐下就被叫去阿姨那边。
一直到凌晨三点才回家,真是苦了我。


打麻将。


2月10日初四

昨天凌晨三点多才睡,今早十一点才起床,而且睡到自然醒。
今天没有任何的打算,一整天都呆在家。
大多数的朋友都回去上课了。
我也很懒惰邀约人出来。
没人来约我,我也没特地去约人。


红袍红袍都拿来。


新的50令吉。


很不错的收获。


2月11日 初五

中午时去外公家,今天那里有祭拜。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祭拜什么,应该是财神吧!
会回去也是因为我妈妈想要去,所以我便开车带她回去外公家。
我是个无神论者,我没有想要拜也没有不想拜。
毕竟这是传统习俗,多多少少也该尊重。
回去也可以看到很多亲戚,也像是团圆。



































我的男友?非也。我的表弟。


我的表哥。他小时候比较好看。哈哈。
小事寥寥,大未必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