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6, 2009

这两天的感慨

最近我都是两个星期回马六甲一次。
很多人都问我什么原因。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我回家是读不到书的,其实在这里 也一样读不到书。
也许,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说做的事情。
如果回马六甲,很多朋友会约我出去,不想出又不能推真很左右为难。
在这里也许可以是一个借口。

昨天很容易的过去。
起身后就和阿Y,Loh,Xiang一起去吃McD。
然后就去巴刹买下个星期要煮的菜。
过后就绕了很多地方,因为他们仨要找屋子。
看了好几间,抄了电话等就回家。
那时已经是3点多了。
然后我们约好傍晚去打羽毛球。

打球后才开始要煮晚餐。
我们的晚餐就吃到大约12点,还聊聊天。
他们那3个都是男生,只有我一个女生。
不知道为什么我比较喜欢参男生。
也许是他们比较开放,比较没那么计较吧!



今天一整天也是很快就过去了。
有时我们这一班朋友。
中午去吃午餐后,我们就回去阿Y的家。
然后阿Y就和他家乡的朋友打羽毛球,我也和阿mei打了一下。
打完后我们就去喝喝茶,到海边看看。
过后去阿Y的婆婆家,和baby玩玩。
就这样已经是晚上8点了。

这种生活真的是很愉快。
说真的我是有点羡慕阿mei阿Y有那么一班的朋友和家人。
在我的世界里并和她们不一样的。

刚到阿Y家乡时,Loh和Xiang就到路边摊打包cendol。
卖cendol的小贩是个印度人。
在他身边打转的那个小孩大约七、八岁。
他蹲在一旁洗碗和汤匙,过后又去抹桌子。
他的世界里也和普通的小孩子不一样。
别的小孩也许在玩耍、去补习。
而他却要帮他爸爸摆摊子。


我在心里想:他曾有过埋怨吗?
看到他的生活和别人不一样,顿时觉得很伤心。
眼泪差一点就掉下来了。
不知道我脑袋里到底想什么的,关我什么事啊?!

我真得很希望这个世界是公平的。
每个人都遭到同样的对待。
那么这个世界就不会有不开心了。

Thursday, April 23, 2009

无能为力

我已经准备好要读书,准备明天的考试,电脑也关掉了。
突然,就接到我妈妈的电话。
我妈妈要我名的语气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妈妈说,我们家以前的佣人竟然还在马来西亚,没回去印尼。

我觉得很奇怪。我上个星期才写到她要回去前还打电话给我,还说到了会通知我们。
怪不得这整个星期都没有接到她的通知。
上星期回家时我问我妈妈又没有说到我们佣人的通知。
我妈妈说没有。可能她回到了,只是没有通知我们。

今天我阿姨归来我家问我妈妈,我们的佣人是不是被人杀了?怎么就都没有消息。
我阿姨说话是比较夸张点,可是不是不可能的事。毕竟我佣人身上带着她在这里工作三年的薪金。
那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她回去印尼,可会是她乡里最有钱的人,可以买屋子、买地等。
我阿姨建议不如问问隔壁邻居的佣人。她们时常都在一起的。
隔壁家的佣人说,我家的佣人又打过一次电话给她。说她被人骗了,钱也没了,现在还留在大马,可是不是在马六甲,应该是在怡保。
她还交待邻居的佣人不要告诉我们。

我妈妈打给我是要跟我说,如果她来找我叫我帮忙,最好是不要帮。
我只是说‘嗯’。
听起来好像很惨忍。其实我妈妈并没有错,要是我们帮她什么的,就变成是我们惹祸上身。
她这一次回去是不会再回来这里工作的了。
我想我妈妈也有点后悔,后悔为什么不亲眼看她上船呢?
当时我妈妈要赶去上班,所以载她到码头,没等她上船就先去上班了。


我一直在想:
为什么她不要回去?
为什么那天她不马上上船回去印尼?
为什么她要跟那个男子呢?
为什么她要相信那男子的话?
那她现在怎么办?
她的护照已经过期了,要是她被抓怎么办?
她为什么不要乖乖回去做她的富婆呢?


我问了所有我将不会得到答案的问题。


要是护照没过期,她还可以勉强跟人家打工赚回回家的钱。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种事会发生。
她已经这么大一个人了,都当了婆婆了,怎么这么简单的事情也不会好好想呢?
我妈说她们那种人都是一样的。


真得很失望,很伤心,也很担心。


原来我是地那么无能为力。

Sunday, April 19, 2009

relationship = separation ?

my maid went back her hometown last Thursday.
she actually called my before she go back. it was 7 something in the morning and i was still sleeping.
quite touching she called me before she went back.
i should be the one who sent her off...

she will not be coming back again due to her mother.
her mother was sick and she is the only daughter so her mother wants her to to back.
she worked in my house for around 3 years.
such a long time, sure will have some feelings when separate.

last time another maid work in my house for 5 years.
my sis and i feel so sad when she going back.
she was quite young and we mix quite well.
i remember i cried when she went back.




start of a relationship will also be a start of separation...

Saturday, April 18, 2009

昨夜的梦又要让我想破了头。
怎么会梦到那么奇怪的梦啊。
他出现在我梦里,他也出现在我梦里。
两个不一样的梦,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事情。

我就是喜欢思考我做的梦。
好久都没那么地记得梦里的情形了。
最近却记得特别清楚。
也好就没梦到那种我可以看得清他们样子的梦了。

越来越不明白我的梦。
可是在梦里,还是有悲伤的存在。

Wednesday, April 15, 2009

复杂的心情

外面的天空在打雷,今晚突然睡不着。
已经好久没试过失眠了。最近的生活不是很顺利,但是我还是撑得住的。
昨夜,我梦到了他。好久好久都没联络了,我好久没想起他了。
自从他说不会再打扰我,就真的从此没有他的消息。
我没有特地去打听,也没有不经意的听到任何消息。
更不知道我昨晚怎样会梦见他。
梦里的情形我还记得很清楚,他依旧那样的保护我。

等到失去了才知道他的好。当时的我是不是太残忍了?
很多东西是后悔不了的。即使后悔了,又不能回到过去,那后悔又有什么用?
我没有后悔。只是当时的时间的地点都不对吧!
或者说我们没缘份。
他是个好人,是我错过了。

我没有期望什么,只愿他过得好好的,就好了。


我想,可能是心理作用。
也许,我真得很想一个人来保护我。
不想一个人承受那么多。
想找一个人倾诉,可是我却不是那种会诉苦的人。
我想变强,也不想变强。
越强只会越辛苦。
找个人来靠不是更好吗?
可我却不是那种随便依靠人的那种人。


好复杂的心情哪!

Sunday, April 12, 2009

我到底怎么了?

这星期没回马六甲。
这周末也什么都没做。
还以为留在这里也许也读点书什么的。
可是,却什么都没做。
两天就这么过了。

说真的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我也想知道。
至少知道后可以补救或改正。
可是,我不知道。
什么都不是。

我到底怎么了?
又要陷入低潮了吗?

我想要拯救自己,可是应该怎样?

Saturday, April 4, 2009

清明

《清明》(唐)杜牧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今年是外公第一年的清明。
外公的坟墓就在外婆隔壁。
两个老伴相伴在一起。






是有一点点的伤感。
那天外公去世、下土埋葬的情形已已出现在我脑海里。
但我忍着悲伤,没显示在脸上。





我也看到一些亲戚顿时静了下来。
也许他们也想起当天的情况。






礼仪来说,我们必须拜祭外公才可以到外婆。
而且要等三年后才可以一起祭拜。






回到家摆桌祭拜也一样。
先拜外公才到外婆。





过后我们亲戚朋友一起用餐。
很多拿来
祭拜外公外婆的美食。

其实清明也是一种团聚。
每个亲戚朋友都会回来,然后聚餐。
这就是华人的风俗。


我想念外公......
04/04/2009

Wednesday, April 1, 2009

nearly accident - epinephrine and norepinephrine rush out from adrenal medulla

记得上个星期一上完课后我和Mya还有Gaya一起去吃午餐。吃完后我就在他们会学院。

正要经过学院的校门口,一辆车就突然从右边转过来,吓得我心跳都停了。幸好我刹车刹得快。好不然我们的车已经撞上了。我们俩的车应该是碰到了,只是碰撞并不是很大。


我没听到碰撞声,就安慰自己应该没撞到。当时的我已经全身发抖,是整个身体在发抖。一直一直安慰自己。而且这并不是我的错,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一动也没动,就等着那辆车退后。可是等了好半天他也一动也不动。他也吓坏了吗?


最后还是我把车退后了点。然后我看到那车主的脸,是臭到不能臭了。我看了都讨厌。可是我还是撇着我的情绪。我下车,看看我的车。他还是坐在车里。


我看我的车没事便不想追究,就会上车去。那辆车的车主还是没下车。我上车后他就把他的车窗调下来,好像要跟我说话。


看了都讨厌。明明是他的错,却想要怪我。幸好那时我开得很慢,刹车刹得快,要不然就撞上了。他还向怪我?


我便从车里跟他说:这条路是one way!!! One way! 这是我的路!



这是我画的。情形大约是这样。
我想当时我们的车已经碰到了。



就差那么一点我就下车教训他了。可是我还是忍。


我爸爸跟我说过,每次车祸时,下车想找吵架的那一方就是犯错的人。因为他们犯错,所以他们想要大声点,以为他们会赢。


我也没什么好怕的。那里是我的地盘,要跟我吵?!




这是ky和我在网上聊天时,她这样画的。呵呵!
是画反了,可是也大概是那样。



过后我跟好一个朋友提起,他们都说最好不要下车,小心点为妙。我说,那里是我的学院,我的一大班的朋友都在那里,我想他要怎样也不敢吧!


而且,那个人都吓得不敢下车了,还敢跟我做什么!


过后Mya说第一次看到我发那么大的脾气。

满足感



昨天刚做的蛋糕今天只剩一半。
好友满足感!呵呵!